<form id="pxpzl"><th id="pxpzl"><progress id="pxpz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pxpzl"><form id="pxpzl"></form>

          <form id="pxpzl"><span id="pxpzl"></span></form>
          ?
          A+ A-

          福建寧德:大黃魚如何“游”回百姓餐桌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22-11-23 17:13:59

            福建寧德大黃魚如何“游”回百姓餐桌(一線調研)

            大黃魚是我國沿海特有的經濟魚類,福建省寧德市域內的官井洋海域是重要的大黃魚內灣性產卵場。

            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過度捕撈導致大黃魚種群岌岌可危,到2021年寧德大黃魚產量占全國養殖總量的80%,幾十年的時間里,在政府部門、科研機構和漁民的不懈努力下,一條條大黃魚,重新“游”回了百姓餐桌。

            ——編 者

            “餌料不能少,相當于每天我都要把60萬元扔進海里去!”在福建寧德三都澳的一座漁排上,三都澳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尤維德向記者介紹規?;B殖時,風趣中帶著自豪。

            幾十公里外的金盛水產公司,工人們熟練地為大黃魚“三去”(去掉鰓、肚、鱗),預制菜車間一片忙碌。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尤信鈴欣喜地說:“這種用來香煎的大黃魚,在網上一年能賣出2000多萬條呢!”

            大黃魚又叫黃花魚、黃瓜魚,是我國沿海特有的經濟魚類。寧德市域內的官井洋海域,高山環抱,海深如井,是重要的大黃魚內灣性產卵場。然而,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曾因過度捕撈,導致野生大黃魚銳減,種群岌岌可危。

            幾十年倏然而過,大黃魚的故事,卻有了新的變化。據寧德市政府統計,去年全市大黃魚產量19.1萬噸,占全國養殖總量的80%,產值69.18億元。國人餐桌上,每10條大黃魚就有8條來自寧德。大黃魚重新“游”回百姓餐桌,變化是如何出現的?

            科學育種

            保護種質資源是發展產業的基礎

            復興一種經濟魚類,首先需要足夠的魚苗。富發水產公司研發部主任翁華松指著一幅圖介紹:每年5、6月大潮期間,魚群就沿著父輩的足跡,游進自己的出生地繁殖,之后大魚幼魚分散在附近及淺海覓食。秋后,當近岸暖流逐漸消退,魚群就順著洋流向南、向外海作越冬洄游。

            “以大黃魚為代表的石首魚類,對聲音較為敏感,聽到敲擊聲會產生耳石共振。”翁華松說,60年代前后,當地漁民采取“敲罟”的方式,不斷敲擊綁在船上的竹板,驅趕魚群進行捕撈,“加上越冬場大圍捕,那段時間,大黃魚魚群資源幾近枯竭。”

            于是,一群科研人員挑起了人工復育的重擔,嘗試把大黃魚從“瀕危名單”拉回來。時任寧德地區水產技術推廣站站長的劉家富牽頭,于1987年培育出少量魚苗,但由于經費匱乏等原因,育種工作面臨半途而廢的風險。1988年底,寧德地委了解情況后,大力支持網箱養殖珍貴海魚的工作,組織科研攻關。1991年7月,批量繁育大黃魚技術成功,隨后,研究成果逐漸推廣到更多的養殖戶。

            在富發水產公司的國家級大黃魚原種場,翁華松仔細觀察著大圓池里的種魚。魚是專門從野外捕來馴化、選育的,總共幾千條。“野外捕來的魚,開始只吃小雜魚、牡蠣等生鮮食物,其后逐漸習慣吃顆粒狀餌料,適應過程起碼要幾個月。野捕一二兩重的小魚,養到親魚(具有生殖能力的魚),即雌魚800克、雄魚600克以上,就會開始產卵繁殖。”

            經過多方不懈努力,大黃魚種群恢復工作有了好的起步,大量人工繁育的大黃魚魚苗被投放到海中。數據顯示,2020年以來,寧德市累計增殖放流魚苗12.54億個單位,僅今年6月6日全國“放魚日”這一天,就有330多萬尾大黃魚魚苗從三都鎮躍入海中。

            除了恢復種群數量,在選育提升品種方面,人們也有了新的思路。在富發水產公司做研發的博士后柯巧珍指著一組新裝置告訴記者,大黃魚喜歡逆水游動,這個設備能用泵來控制水流,模仿外海環境,相當于魚的“跑步機”,可同時對大批量的魚苗進行游泳能力與行為學監測,遴選適宜在深海生長、具有強抗病機能的好苗子。

            “寧德的實踐說明,保護種質資源是發展產業的基礎。”身兼大黃魚育種國家重點實驗室實驗秘書的翁華松說。

            清海行動

            依法用海、持證用海觀念深入人心

            好苗還要好水養。為了海水清清,寧德也進行了一場海上革新。

            寧德市下轄的蕉城、福安、霞浦和福鼎,共有1046公里海岸線。前些年,各品類的水產養殖掀起陣陣熱潮。粗放養殖和無序擴張,產生了大量海漂垃圾,水質變差,海洋生態環境嚴重惡化。

            必須強力整治!寧德市委、市政府于2018年7月開始全面開展海面綜合整治和養殖業轉型升級。至今,共清退及升級改造舊式漁排142.73萬口,清理海漂垃圾10.6萬噸、泡沫浮球538萬個。

            寧德整治海洋養殖亂象成效顯著,寧德市海洋與漁業局整治辦主任阮璟深有感觸。

            “之前的執法,主要是單一部門推動,無法形成合力。面對一些違規養殖戶時,力量不足。”阮璟說,這一次,市里將過去漁業部門“一條線”推動變為“一張網”統籌推進。比如,蕉城區集合各鄉鎮各部門人員,采取“拉網式、全覆蓋、每日清”的方法進行作業。

            兩年以后,沿海面貌有了根本性變化,海上養殖新秩序得以建立。寧德市海洋與漁業局漁業科科長陳洪清介紹,之前,海域使用權屬不明確,“誰占有誰使用”。“清海”之后,全市海域重新劃分為禁養區、養殖區和限養區,嚴格按網格化管理,從體制上解決了“哪里可以養、養什么、養多少、怎么養”的問題,至今,全市核發養殖證超過1萬本,上面清楚列明準養的經緯度、面積。

            養殖設施升級改造也在緊鑼密鼓地展開。“我們采取群眾改建、政府補貼的方法,引導網箱‘小改大’和‘大改深’,已建深水大網箱3450口,布局更科學合理,預留了寬闊的航道和間隔,確保水流交換通暢。”寧德市海洋與漁業局調研員黃少元介紹,全市現有生態網箱44萬口,為此,省、市、縣各級已累計投入45億多元。

            改造前,一口舊式網箱深4米、長寬各4米?,F在新式的每口深12米,長寬各26米,箱體下面還有很深的海水,魚兒棲息在活水中。“我原來有600口小網箱,后來全部換掉,都用上新型環保塑膠漁排,一年下來收入接近翻倍。”霞浦縣七星村養殖戶黃宗容說。

            “海上養殖改革有破有立,但后來大家發現,改革后自身利益更有保障,規劃養殖好處更多,抵觸情緒也就沒有了。如今,依法用海、持證用海的觀念深入人心。”黃少元說。

            “清海”更給力,發展有驚喜。雖然總體養殖面積減了,但大黃魚等水產品的產量和品質雙雙提升。不僅如此,對生態環境極為挑剔的中華白海豚,在銷聲匿跡20多年后,最近頻繁出現在閩東海域。

            智慧養殖

            科技手段經營“海上牧場”

            在三都澳白基灣海域,記者看到了三都澳食品有限公司建設的深水抗風浪塑膠養殖平臺。84口大網箱,每口一畝見方,9棟紅頂房屋點綴四周,棧道相連,構成一幅美麗的“海上牧場”圖。

            從業26年的養殖基地負責人宋向國說:“以前用小網箱,通道是用泡沫浮球搭竹竿木板,我經常掉進水里?,F在的棧道寬2米多,可以在上面跑步。以前喂料用肩挑,現在可以管道輸送。在排上我們一邊照看魚群,一邊吹空調、泡茶。5G手機信號連接著智慧監控桿,在生活屋里就能察看漁排情況。”

            “電是從岸上拉過來的?”

            “不用,那樣很麻煩,也有危險?,F在漁排上建有光伏板和風電機,有風時用風,有光時用光,而且電可以儲存起來,晝夜不間斷供應。”

            記者站在紅屋頂上四處觀察,只見發電房上立著4臺景觀風電機,加上太陽能光伏裝置,一同連接著儲能柜和變電器。房頂還有一套海水淡化系統,運用光熱蒸餾原理,提供生活用水。

            海上改造升級,有的村只是幫養殖戶就地拆舊建新,結果仍顯散亂。白石鎮寧海村則選擇收回全部海面,統一規劃整治。村兩委組織成立公司,運用貸款和補助金改造漁排,再租給養殖戶。

            瘦瘦的村黨支部書記龔仙亮是個實干家,他把辦公室搬到連片漁排上。“以前,我們是一群討小海的,村民很早就會養大黃魚,但并不富。如今水質好了,養殖收入更高了,村里90%的農戶在城里買了房,村集體也有了4000多萬元的資產。村民交醫保,村里給出一半哩。”龔仙亮說。

            養殖戶王玉湊駕快艇帶記者看他的漁排,他向村里租借了576口網箱。曾做過村醫的老王,是村里最早養大黃魚的,也積累了豐富經驗。他說,水溫高于27攝氏度,魚發病率就高,要及時發現干預。而且,賣魚最好在11、12月份,那時魚最肥。

            另一個養殖戶林宗清接過話茬兒:“養一箱好魚,憑的是技術和經驗。政府在控制密度,我們自己也在把握。魚長大了,要及時分箱;漁網用久了會臟,混養些巴浪魚就會干凈很多。”

            漁排上,新鮮事兒不斷。針對魚病問診難問題,寧德建立了市一級的“海上綠色養殖技術服務平臺”(漁總醫院),縣鄉村分別建有漁醫院和服務站點,構成一個魚病防控網絡。

            走進白基灣“海上社區”里的漁醫院,只見接診室內有養殖戶帶著魚前來問診,化驗室里檢驗員用顯微鏡觀察著,一名專家正對著電腦進行遠程會診。高級工程師黃光亮對記者說:“我們是總院的,平時以海上巡診為主,今天來漁排上坐診。”

            產業增值

            三產融合帶動高質量發展

            在三都澳漁排上,食品公司銷售人員老鄭對記者說:“物流很便捷,我們晚上打撈魚,次日凌晨可送到福州,當天就能在國內多地的生鮮市場上架。”

            除了賣鮮魚,大黃魚一身都是寶,魚肉、魚子、魚鰾、魚骨,各有其用。網箱改深改大后,魚的條形變美,肉質更緊實,俘獲了更多國人的味蕾。用魚腦石作藥材,用魚鱗提取生物制藥成分……人們不斷發現大黃魚更多的價值,開發新品,精深加工帶來了可觀的增值。

            近年來,寧德市不斷完善大黃魚產業鏈,從種苗、養殖、加工到冷鏈運輸、品牌營銷,已做成產值百億元產業。全市已有國家級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6家,省級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28家。深水養大的魚,經市漁業協會檢驗認證后,可統一打“深水瓜”品牌行銷。大黃魚還“游”上了互聯網。有漁民開辟直播、新媒體等渠道拓展銷路,涌現出蕉城“三都港”、霞浦“趕海父子”等品牌。

            眼下,網購預制菜紅火,有公司及時開發系列菜品。金盛水產公司經營著水產品從養殖、深加工到銷售的全產業鏈,年產值超10億元,出口創匯1.2億美元。記者在車間看到,工人們忙著做魚鲞、剁椒黃魚、酸湯黃魚、去刺黃魚柳、糟香黃魚等預制菜。公司出口部經理蔡海英介紹,加工類產品外銷韓國、日本的量最大;冰凍魚在北方市場銷售看好,其中一種投放在商超的禮盒,年銷售額三四千萬元。

            濤聲澎湃,魚兒歡快。如今三都澳的漁民,除了養魚賣魚,還能“賣海景”,福安的下白石、霞浦的七星、蕉城的秋竹、福鼎的安仁等新漁村,水清景美,人們在漁排上蓋起一棟棟漂亮的海上民宿,走上了漁旅融合的新發展路子。三都澳“水鄉漁村”風情,僅2021年一個國慶假期,就吸引游客近30萬人次。

            記者離開白基灣漁排時,尤維德走了很長的棧道到泊位送行。從50口簡陋網箱養起,到現在擁有生態網箱8000多口,他示范帶動周邊2000多戶漁民靠養大黃魚增收。遠處是他的家鄉二都村,他在這一帶犁波耕浪幾十年,對這方水土有著赤子情懷。“有了好生態,品質提升快!我們要用心保護海洋,經營好這片海。既有政府推動,也有我們養殖戶的自覺行動,閩東大黃魚產業一定會更加繁盛!”尤維德說。(連錦添)

          責任編輯:邢敏

          在浴室里嗯啊好深哦

          <form id="pxpzl"><th id="pxpzl"><progress id="pxpz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pxpzl"><form id="pxpzl"></form>

                  <form id="pxpzl"><span id="pxpzl"></span></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