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xpzl"><th id="pxpzl"><progress id="pxpz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pxpzl"><form id="pxpzl"></form>

          <form id="pxpzl"><span id="pxpzl"></span></form>
          ?
          A+ A-

          伸手要官當上了副隊長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2-11-20 14:32:57

          徐家河岔村知青組集體日記

          黃煙(資料圖片)

            搬遷到徐家河岔村后,作者被分在第三生產小隊,毛遂自薦當上了副隊長。扭轉局勢,把三隊推到了大隊紅旗標桿的位置,三隊群眾也分到了比其他生產隊多的柴糧。作者不僅從工作中獲得了成就感,還收獲了一些教訓。

            三隊農活拖后腿 支書急得團團轉

            有村黨支部肯定和村民認可,我便干了一件在全昌濰地區知青中沒人干的事。

            從前官莊村搬遷到徐家河岔村后,村里對知青進行了重新調配,我分在第三生產小隊。人民公社實行“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制度,就是生產資源資料、各項收入收獲由公社、生產大隊(村)、生產小隊三級集體所有,但以生產小隊為基礎。也就是說,在生產資料、資金的使用,生產的安排,包括最重要的糧食的分配上,以生產小隊為主。一個家庭能分多少糧食、什么糧食,到年底是分紅還是倒找現金,主要看生產小隊的強弱貧富程度。生產隊按照人七勞三的規定分配口糧。

            何為“人七勞三”?生產小隊在完成公糧和留下必要用糧(用于出夫和集體飼養牲畜)后,將余糧的七成按人頭分配,三成按工分分配。有的家庭小孩多、勞力少,雖然餓不著,但工分少,甚至還要向生產小隊倒找現金;反之,家里勞力多,吃得就多,雖然年底賬上能分紅得一點現金,口糧反而不夠吃。“人七勞三”看起來不甚公平,但在那個經濟條件下,也不失為保障老人、小孩的最好辦法了??梢?,即便是地處平原,土地肥沃,靠近水源,得天獨厚的大隊,沒個好的生產小隊,照樣白搭,糧缺人窮。

            當時,三隊領導班子軟弱無力,還時不時起內訌,社員也失去信心,在農時、農活上就可看出來,上工拖拖拉拉,收工急急忙忙;輕活小活搶著干,重活累活沒人干。別的生產小隊地里的小苗都出來了,三隊的還沒下種呢;別隊的麥子割完后玉米套種已完成,三隊的麥子還有一半沒割完呢,產量更是比別隊落下了一大截。農活拖了全村后腿,年底分不到紅不說,事關能不能填飽肚子的糧食及柴草,也比別的生產隊分得少,三隊群眾很有意見。村黨支部書記急得在辦公室里轉來轉去,嘴上起泡。

            見狀,我心思活絡起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雖然農活時節我還不是很精通,但可以照葫蘆畫瓢。比如別隊種瓜我種瓜,別隊栽豆我栽豆的,應該問題不大。何況,經過一年多的農村歷練,我應該差不到哪里去。

            自告奮勇挑大梁 方法欠佳受點撥

            一個月淡星稀的夜晚,我摸黑悄悄來到村黨支部書記家,一進門就直言挑明,我要干三隊隊長。支部書記嘿嘿一笑:“早知道你小子早晚要折騰出點事來,但不知是這等事,這半年來,我老是睡不好,看來有治了。”他拿過旱煙盒,卷好一支喇叭煙,吧嗒了好一陣子,然后抬起頭說:“好,不過只能干副的,另給你配個正的。”給副職配個正職,虧他想得出。從那時起,我這個副隊長配合隊長,干得有聲有色,把三隊推到了大隊紅旗標桿的位置,三隊群眾也分到了比其他生產隊多的柴糧,更可喜的是,年底還人均分紅20多元的現金,這在當時能吃飽就不錯的農村,是個很不錯的成績。

            我在副隊長任上干的一些事,有的記憶猶新,有的自豪滿懷,有的忍俊不禁,也有的讓我反思反省。

            我們村盛產黃煙,地里已成熟的煙葉要掰下來送隊里的煙房烤制好后,才能送公社煙站賣錢。由于烤房容量有限,煙葉掰多了盛不下,只能丟棄,很是浪費;掰得少了,裝不滿烤煙房,浪費煤火不說,因沒騰出烤煙房,已成熟的煙葉枯敗在地里,浪費更大,所以掌握掰的量是關鍵。一天,我帶領一幫婦女到東北坡掰煙,掰到一半時,突然狂風驟雨襲來,豆粒大的雨點狠狠地打在臉上,生生地疼,眼睛也睜不開。婦女們不知想起院子里玩耍的孩子還是晾曬的糧食被褥,拔腿就往回跑,我一時急了,在狂風暴雨中大喊一聲:“誰敢跑,回來!都回來!誰不回來有誰好看。”這二十幾個婦女雖極其不情愿,但都回來了。在大雨中,我們堅持把三大馬車的煙葉掰完,裝車,這才帶著一身泥水往回走。

            當時我覺得這是為生產隊著想,為隊員負責,肯干敢干不怕得罪人。沒想到第二天傍晚,村黨支部書記在大隊部見到我就發脾氣,但絕口不提冒雨掰煙葉的事,最后說:“跟我走。”我小心屏氣地跟著來到他家。進了家門,只看到小炕桌上擺著四個小碟:油炸花生米、大蒜白菜心、水煎大豆腐和醬腌辣疙瘩咸菜絲,還有大嬸燙好的一小錫壺諸城老白干。席間,他村里村外家長里短地閑聊,仍不提掰煙葉的事。吃完臨走時,看著還沒醒悟過來的我,實在忍不住說了一句話,讓我受益多多:“要是病倒了三五個,農活不農活的先不說,還要打針吃藥落個眾人怨呀。”打那以后,我知道了做事謹細的重要。

            回城不散下鄉情 仍與支書常來往

            回城后,有幾次村黨支部書記出完公差回家,正好路過我工作生活的地方,我自然請他小酌,為他買好車票,再把他老人家送上車。也有幾次,我專門回村看望過他。

            以后的工作中,無論是鄉里、縣里還是市里,我也當過不大的官,但以“掰煙葉”為戒,從沒為難、有意傷害過同事或下屬,沒以官欺人,更沒以勢壓人。也許,這就是忠厚寬仁、善行良為的支部書記教導我的。

            在我40多年的工作經歷中,雖然崗位多樣,職務多變,小小官帽也有四五頂,但讓我最看重、最引以為豪,也最有成就感的,就是這個小小的生產隊副隊長。

            真正看出一個生產隊副隊長水平的,主要是看大活、看出夫,尤其是在干公社和縣里安排的水利工程上的本事。到現在,在農村七八十歲以上老人嘴里,還有不少某年某月某水利工程上,小隊之間、村之間,那一番番驚心動魄、斗智斗勇的故事。

          責任編輯:邢敏

          在浴室里嗯啊好深哦

          <form id="pxpzl"><th id="pxpzl"><progress id="pxpz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pxpzl"><form id="pxpzl"></form>

                  <form id="pxpzl"><span id="pxpzl"></span></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