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xpzl"><th id="pxpzl"><progress id="pxpz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pxpzl"><form id="pxpzl"></form>

          <form id="pxpzl"><span id="pxpzl"></span></form>
          ?
          A+ A-

          遷至徐家河岔村扎新根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2-11-20 14:27:41

          徐家河岔村知青宿舍

            搬遷到徐家河岔村后,因為上一批在這里的知青表現太好,致使新一批知青有了壓力,干活時搶在前頭,臟活累活搶著干,讓村干部滿意,村民也對新來的知青熱情起來,這批知青真正和村民打成一片,結下了可貴的友誼,多年后依然有來往。

            榜樣在前覺悟提高 臟活累活都搶著干

            搬遷到徐家河岔村后,算是安定了下來,“真下鄉,下真鄉”的意念強了。那時報紙廣播里不斷有全國各地知青先進事跡的報道,如邢燕子、侯雋,還有同在諸城縣下鄉的女知青廖曉東等榜樣。受到這些人的故事鼓勵鞭策,我們就想在農村也干出點事來,體現一下自我價值。何況我們組就有一個現成的知青模范。這個知青在全諸城還是很有名聲的,上一批都招工回城了,就是他沒走,誓言是“扎根農村六十年”。有人陰陽怪氣地問:“六十年不死怎么辦?”他答:“不死接著干。”很有點英雄氣概。這個知青確實也不簡單,干到公社黨委副書記兼村黨支部書記。我不知道全昌濰地區有沒有這樣的典型,但我知道的是,在諸城歷年歷屆知青中,他是唯一一個干出個樣子、讓人肅然起敬的。

            前官莊村以前沒接收過知青,對知青表現如何沒個對比,基本上是能干就是好,多干就更好。到了徐家河岔村就不一樣了,前批知青吃苦耐勞肯出力,村民評價很好,這對新遷來的我們來說,就有了壓力。此事解決不好,將影響知青組的集體榮譽,也事關個人的名聲。為此,小組專門開了一次會,均表示要撲下身子,和村民打成一片;把活干好,干到支部滿意,村民稱贊。

            自那以后,我們干活“下死力”,出工干活時,村民干多少我們就干多少,甚至搶在前頭。臟活累活搶著干,苦活難活爭著干,衣服濕了干,干了濕,也沒有人有怨言。

            挑水又穩又快 墊欄土堆成山

            開春秧地瓜要到幾百米外的小河挑水,我肩不離擔,擔不離桶,兩手抓桶,順勢從河里舀水,一氣呵成。而且,我能急步快走,水不溢出,這是功夫。農村青壯年也漸漸吃不消了,對走在前面的我說:“挑水是秧地瓜,不是救火,這春地瓜要秧一個月呢。”

            為方便撒糞,要先用小推車把地頭的糞往地里勻成小糞堆,我不用車襻也不用人幫著拉車壓頭轍。村民都清楚,壓過頭轍,后面再順車轍走就輕快多了。頭轍可不是輕易能壓得了的,真得有足夠的體力且真用力才行。我不用拉頭不用襻是表明知青撲下身子真干活,打心眼里想和村民成為好朋友。這事不知怎么就傳到了村干部那里,村支書說:“你小子行呀,不差起上批的那幾個小青年呀。”

            那時,除了生產隊集體養幾頭豬外,各家各戶還散養著一兩頭豬,為的是殘湯剩飯和落地糧食能喂豬,不浪費,更可在不富裕的條件下,手頭能寬裕點。戶里養的豬只管喂,由集體飼養員從已備好的墊欄土堆取土為各家的豬圈墊欄。從圈坑出糞肥,也由生產隊出人干。

            通常是生產隊集中拉半年用的墊欄土,用完了再拉。而我領著幾個青年大搞突擊戰,拉成了一座小土山。事后,一些村民對我說:“你把墊欄土拉成了山,十年也用不完。”果不其然,近期,我當年結交的一個村民朋友來電話說:“我們幾個好友正在喝酒呢,又說起你當年拉墊欄土成山的事呢。”放下電話,我眼角有點濕潤。

            在生產隊時,男勞力干一天記10分。春末、夏、初秋三季晝長夜短,早飯前干的活記2分;上午和下午各記4分。干活時間上,男女一樣,婦女有時干得更好更快,卻只記6分,真不公平。

            從豬圈出一圈糞記20分,為出圈糞,我的鐵锨木柄特別加長10厘米。我和一個壯勞力用早飯前的時間便可把一圈大約三四立方米的豬糞出出來,各得10分。早晨能出一圈糞,也算是創下一項全村紀錄。

            我這個團小組長同學也很能干,割麥子時是領頭的頭鐮。兩天下來,后面的跟不上了,悄悄對他說:“壓壓陣角吧,實在是嗆不住了。”

            這樣干下來,村民都說我們這批知青也行,不差起上批。走在街上,大叔大嬸、大哥大嫂隔老遠就熱情地打招呼;干活中間歇息時,還給我們說一些家長里短和農村特有的笑話。

            與農村青年成朋友 受到頗多真心照拂

            我們這批知青在徐家河岔村共同打拼出一片新天地?;ハ嗝⑿粤?,和村民尤其是青年們成了好朋友。

            知青小院南墻是代銷點,敞開后窗,知青小院便一覽無余。代銷點有一老一少兩人,少的就是我好朋友。那時我已住最東頭的圖書室,他對我說:“晚上我一步也不敢離開,你要是看著小北窗開了就過來,說說話。”晚上,別的知青都睡下了,窗開了,我便過去。隔窗聊了一陣,他隔窗遞過來半茶缸散裝地瓜干酒、兩把生花生米,道:“缸頭。”我順手遞過去三毛錢。缸頭酒度數高,酒香濃厚;花生米屬統購統銷,任務完成前集市還不得交易。偷偷喝酒這事,我就弄了個兩三回。

            另外一個朋友是獨子,兩個舅舅都在國外,經常給他寄點美元,一次百八十美元的樣子。按當時匯率,這些美元可兌近200元人民幣,這對當時的農村來說是筆巨款。所以,我這朋友的手頭就寬松了很多,半月二十天地還能到殺豬點買點肉吃。冬天在家里熱好燒酒,燉上碗大豆腐,配一碟花生米、一盤香菜炒肉絲,再來盤肉絲炒芹菜,盤腿坐炕上,我們就喝起來。

            事過多年,我再也沒喝過如此醇厚、甘冽的酒,再沒吃過如此白嫩、濃香的大豆腐,還有那美味的大鍋炒芹菜。

            知青組人不多,加上后續又補充的4人,總共13人,便輪流做飯了。大家都想當好人,只要輪到誰做飯時有白面,就蒸白面大饅頭,白面吃完了再接著吃玉米面窩頭。到下旬,細糧、粗糧都吃光了,只得一天三頓吃黑乎乎的地瓜面窩頭。事過多年,每當提起此事,有人就說:“見了地瓜就血壓升高手冰涼。”

          責任編輯:邢敏

          在浴室里嗯啊好深哦

          <form id="pxpzl"><th id="pxpzl"><progress id="pxpz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pxpzl"><form id="pxpzl"></form>

                  <form id="pxpzl"><span id="pxpzl"></span></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