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xpzl"><th id="pxpzl"><progress id="pxpz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pxpzl"><form id="pxpzl"></form>

          <form id="pxpzl"><span id="pxpzl"></span></form>
          ?
          A+ A-

          學會干農活推車是強項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2-11-20 14:25:06

          徐家河岔村黨支部成員、帶隊干部與知青組全體知青合影。

            下鄉后,知青的人生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大家只想把莊稼活干好,逐漸適應了農活的強度。知青小組上馬養兔項目,因為不熟悉兔子的脾性,并未預料到兔子會啃咬麻桿做成的兔舍圍欄。兔子跑了出來,作者與組長為此還發生了關于管理不善的爭吵。

            知青待遇尚可 適應農活強度

            上山下鄉運動歷經三個階段。我們是下鄉的后期,已納入國家運行軌道,從機構組織到制度政策逐漸完善,待遇比以前不可同日而語。一般都安置在條件較好的縣、公社、村;每組配一名從機關派出的專職帶隊干部;上級按人算,拔??罱ㄓ袑iT獨立的知青小院;國家給每人每月45斤口糧,供應到下季生產隊分配口糧為止;每月15元的生活費;星期天不用勞動,工分照記;知青組有一個小伙房,村里安排一名農婦做飯兼采買。

            人生路的每段都與前段有不同的思想軌跡甚至精神蛻變。知青們應該都有同感:把戶口從城市遷到農村,并拿起鋤頭的第一天起,人生就進入了一個新階段。生產環境、生活條件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這段路的路程、時間,具有無限的不確定性。三年五年,十年八年,還是一輩子就在鄉下過了?誰也無法給出確切答案。到上山下鄉運動結束后的今天,極個別的上世紀60年代的知青因種種原因,仍留在當地。到我們這一批知青時,只下鄉兩年多就招工回城了。

            下鄉時,我們的心思都很單純,只想著把莊稼活干好,和村民交朋友。

            我適應農村生活和農活的勞動強度,是在一個月后,如割玉米、鋤地等,半天就上手。體壯力不虧,推小車是我的強項。有一次,一戶人家娶媳婦要蓋房,隊里出工要把石頭推到屋基處,我就和村里的青年較勁。最重的一車,落地磅當場稱重,我推400公斤,他推350公斤。從那時起,我真正融入了農村生活。

            被迫留守心不忿 村東村西閑逛

            11月中旬后,大秋作物大都收完了,地里農活也不多了。一天,帶隊干部會后回來說:“有探家的知青了,我和支書商量商量,也安排探家。”

            初次離家已三個月,誰不想家想爹娘呀?下鄉不久的一次小組會上,一眾非團員們大膽創新地行使了團員的政治權力,也齊刷刷地舉起了手,硬要選舉我一個同學為團小組長。探家可以,但要留人看家。團小組長為彰顯領導大氣有擔當,體恤下屬更親民的公仆態,讓別人優先探家,卻強逼我和他一塊留守看家。

            為了活躍氣氛,改善生活,壯大集體經濟,小組上馬了養兔項目。我們用麻桿扎了一個兔舍圍欄。北方少有麻這種農作物,南方多種植。麻皮漚泡后晾干就是麻,用于結麻繩、織麻袋等。剝皮后的秸桿就是麻桿,只能燒火做飯用。他們探家時,這七八只小兔剛買回來沒幾天,兔舍圍欄是在前一兩天才扎好,誰也不摸兔子的脾性,兔子竟咬斷麻桿跑出來,在院子里瞎溜達。

            留守看家工分照記,我倆就用這大好時機,今天村東、明天村西地晃蕩。還像《逛新城》里唱的那樣,到縣城逛了一趟,也就沒把兔子當回事,回來時順手拔點草喂喂就不錯了。

            看家沒管好兔子 與組長理論一番

            探家的知青回來后,組長先發現兔子滿院子晃悠。知青小院比較大,墻根屋后青草茂密,兔子們吃得歡,并四處留下排泄物。組長一看,火氣上升,左手指我倆,右手指兔子窩說:“你看,把兔子餓得啃斷麻桿滿院跑,兔子不像兔子、窩不像窩,要不是我們回來,這兔子還不知成啥樣了,說吧,怎么辦吧。”我挺胸上前,左手指兔窩,右手指著他說:“怎么了,你們高高興興回家了,我們兩人留下看家護院,還有罪了?我們愿探家,不愿留下看家。”又問:“你怎么不主動要求留下?兔子也是剛買回來不久,誰也不知道兔子喜啃麻桿,對不住了,過兩天我們也探家,你們看著辦吧。”我一說完,求援似的急需得到同學的強力支持。結果回頭一看,他已跑得遠遠的,在院子里踱著步來回溜達,就像此事與他無關似的。氣得我晚上找他說:“不替我爭個理、幫個腔也就罷了,總要站在邊上給我壯個膽,助個威什么的吧,你倒好,真是讓我難受……”他竟然說:“就知道你不會敗下陣來,敗下來我再挺身而出也不遲,再說了,我這個政治一把手總不能和行政一把手打起來吧?要講政治,要有大局觀。”這能說會道的,把個有脾氣的我,氣得沒了脾氣。

            兔舍圍欄補好沒幾天,兔子照樣把麻桿咬斷跑了出來。我一看,解氣的時機來了,就拉著這個同學,找到組長大聲說:“你看,你們十好幾個人在家,這兔子照樣啃斷麻桿跑出來,這不是我倆不負責任,是你們不負責任,你怎么說?唵?”我又回頭看,準備讓這個同學再給我扶個架子助個勢什么的,結果又沒了人影。事后,我又找他問:“兔子尚且再啃麻桿給我立了個鐵證,爭了個理,你怎么又跑了!”他答:“我去找帶隊干部了,讓他來批評他。”又把我搞了個大憋氣。吵歸吵,鬧歸鬧,我們和組長還是朋友。

            在前官莊村住到這年陰歷年底,過了春節回來,公社通知全組搬遷到距離三四公里的徐家河岔村。原因是住在前官莊村大隊部不方便,也不符合上級要有專門知青小院的要求。再就是徐家河岔村前一批知青都已回城,知青小院閑置,可利用起來,公社更是能夠合理合規地置換出一大筆知青安置費自用。

            正月里,在一個雪花飛揚寒風凜冽的日子,我們肩扛手提,搬到了徐家河岔村。

          責任編輯:邢敏

          在浴室里嗯啊好深哦

          <form id="pxpzl"><th id="pxpzl"><progress id="pxpz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pxpzl"><form id="pxpzl"></form>

                  <form id="pxpzl"><span id="pxpzl"></span></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