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xpzl"><th id="pxpzl"><progress id="pxpz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pxpzl"><form id="pxpzl"></form>

          <form id="pxpzl"><span id="pxpzl"></span></form>
          ?
          A+ A-

          八成險企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上漲 17家漲幅超過10%

          來源:央視網   發布時間:2022-08-10 09:36:55

            車均保費在整體上漲。記者對險企償付能力報告梳理后發現,已披露二季度償付能力報告的有車險業務的50家財險公司中,有40家險企的車均保費環比上漲,另有4家險企車均保費環比持平,只有6家險企車均保費環比下跌。

            對此,業內人士分析認為,一家險企車均保費的變化,與其承保車輛的結構有關,也與同型車輛保費變化有關。大部分險企車均保費上漲,反映出車險價格呈現普漲局面。車險綜合改革實施以來,不少險企在車險業務經營承壓的同時,也在不斷積累相關數據,提升定價能力。整體來看,車險市場的競爭仍比較理性。

            車均保費整體上漲

            按照保險業“償二代”二期工程建設方案的要求,自今年一季度起,保險公司在償付能力報告中應披露更為詳細的信息。從今年前兩個季度的車均保費情況來看,二季度的車均保費環比明顯有所提升。

            在目前已披露償付能力報告的50家有車險業務的險企中,有40家險企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上漲。其中,有17家險企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漲幅超過10%,漲幅最高的車均保費環比增長超1倍;還有9家險企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漲幅超過5%。

            長安保險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車均保費提升,主要是受消費者保足保全意愿增強、第三者責任險平均保額上升等多因素拉動。在車險綜改(2020年9月19日開始正式實施)初期,由于數據積累不充分、定價準確性不足等因素,車險保費的充足度相對較低。經過一年多的數據積累后,險企對不同車型賠付成本的判斷越來越準確,定價也越來越精準,自主系數提升,進而帶動車均保費回升。

            另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分析稱,車險價格普漲,說明險企的車險業務經營承壓,存在漲價動力。此前,部分險企靠拼手續費或打價格戰來爭搶市場,現在這種競爭方式不再可行,險企之間的競爭更為理性。

            大家財險總經理施輝此前曾表示,車險綜改之后,2021年險企面對的是車險保費負增長的壓力,2022年面臨的是經營虧損的壓力。今年的車險業務均為綜改落地后的保單,費用端管控壓力相對更大,尤其是經營成本較高的中小險企。

            從今年前兩個季度的車均保費情況來看,不同險企之間的差異較大。例如,京東安聯財險、日本財險、現代財險的二季度車均保費皆在5000元以上;鑫安保險、東京海上日動火災保險(中國)有限公司的車均保費在3000元以上,另有13家險企的車均保費在2000元以上,29家險企的車均保費在1000元以上,華農保險、中煤保險、富德財險的車均保費則在900元以下。

            另一家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大幅上漲的險企相關負責人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公司在統計數據時納入了摩托車、拖拉機等機動車數據,一季度承保的摩托車數量較多,但二季度較少;此外,二季度承保的營業貨車和營業客車數量較多,這部分車輛的單均保費較高。承保車輛結構的變化較大,導致車均保費波動較大。該負責人還表示,由于監管機構沒有明確“車險保費”的范圍,各家險企的統計口徑可能略有差異。如果納入摩托車等單均保費較低的業務較多,整體車均保費也會受到影響。

            車險經營仍將承壓

            今年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上漲,車險的保費總收入也出現上漲,險企的車險業務經營情況也有所改善。但業內分析人士普遍認為,在車輛出行常態化以后,險企的車險業務仍將面臨較大的經營壓力。

            從全行業車險保費收入來看,今年上半年,險企共實現車險保費收入3976億元,同比增長6.2%。其中,一季度實現1965億元;二季度實現2011億元,環比增長2.3%。

            從車險業務經營情況來看,今年二季度,受疫情反復影響,全國車輛出行頻次明顯減少,相關險企的車險賠付率明顯下降。三星財險披露的信息顯示,公司今年二季度車險保費收入和賠付率均明顯低于預期。其二季度計劃實現車險保費6800萬元,但實際僅收獲6400萬元;其二季度預期賠付率為65.29%,實際賠付率僅為38.29%;綜合成本率為77.17%,低于預期的101.33%。受益于二季度車險綜合成本率較低,上半年公司車險實現承保利潤2200萬元。

            三星財險表示,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尤其是3月份至5月份,上海實行全域封閉式管理,與其合作的線下新車銷售門店全部關停,導致公司線下車險業務受到較大沖擊,二季度保費收入增速大幅下滑。下半年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國內新車銷量逐步回暖,新能源車銷量占比提升,加上公司數智化創新營銷方案的推動,預計公司的車險保費收入將有所好轉。

            利寶保險也提到,今年二季度,其車險業務綜合成本率顯著改善,船貨特險和健康險業務過去12個月自留保費下降,公司整體經營持續向好。

            華海財險則表示,受上半年疫情影響,公司車險業務的盈利和綜合成本率均持續走低,最近6個月的綜合成本率已低于95%。

            “雖然二季度車險賠付率較低,改善了經營業績,但今年全年的車險經營壓力仍然較大。車險保費雖然有所增長,但增幅不大。隨著疫情防控形勢逐漸好轉,預計三季度車險賠付率將環比走高。”一家財險公司的車險業務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對財險公司來說,車險是當前單一業務占比最高的險種,車險經營情況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險企整體經營結果,因此,提升車險經營品質是重頭工作。長安保險前述負責人表示,公司采取了多種舉措提升車險經營品質。一是提升定價的準確性和應用能力,堅持成本鎖定基礎上的費折聯動定價,確保車險保費充足度;二是加強業務結構管理,堅持效益導向,堅持小而美,不做大而全,資源向優質業務傾斜;三是加強保險科技應用,通過科技手段降賠已取得良好效益;四是堅持線上化、自動化和業務流程的優化,降低車險全流程的運營成本。車均保費在整體上漲?!蹲C券日報》記者對險企償付能力報告梳理后發現,已披露二季度償付能力報告的有車險業務的50家財險公司中,有40家險企的車均保費環比上漲,另有4家險企車均保費環比持平,只有6家險企車均保費環比下跌。

            對此,業內人士分析認為,一家險企車均保費的變化,與其承保車輛的結構有關,也與同型車輛保費變化有關。大部分險企車均保費上漲,反映出車險價格呈現普漲局面。車險綜合改革實施以來,不少險企在車險業務經營承壓的同時,也在不斷積累相關數據,提升定價能力。整體來看,車險市場的競爭仍比較理性。

            車均保費整體上漲

            按照保險業“償二代”二期工程建設方案的要求,自今年一季度起,保險公司在償付能力報告中應披露更為詳細的信息。從今年前兩個季度的車均保費情況來看,二季度的車均保費環比明顯有所提升。

            在目前已披露償付能力報告的50家有車險業務的險企中,有40家險企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上漲。其中,有17家險企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漲幅超過10%,漲幅最高的車均保費環比增長超1倍;還有9家險企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漲幅超過5%。

            長安保險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車均保費提升,主要是受消費者保足保全意愿增強、第三者責任險平均保額上升等多因素拉動。在車險綜改(2020年9月19日開始正式實施)初期,由于數據積累不充分、定價準確性不足等因素,車險保費的充足度相對較低。經過一年多的數據積累后,險企對不同車型賠付成本的判斷越來越準確,定價也越來越精準,自主系數提升,進而帶動車均保費回升。

            另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分析稱,車險價格普漲,說明險企的車險業務經營承壓,存在漲價動力。此前,部分險企靠拼手續費或打價格戰來爭搶市場,現在這種競爭方式不再可行,險企之間的競爭更為理性。

            大家財險總經理施輝此前曾表示,車險綜改之后,2021年險企面對的是車險保費負增長的壓力,2022年面臨的是經營虧損的壓力。今年的車險業務均為綜改落地后的保單,費用端管控壓力相對更大,尤其是經營成本較高的中小險企。

            從今年前兩個季度的車均保費情況來看,不同險企之間的差異較大。例如,京東安聯財險、日本財險、現代財險的二季度車均保費皆在5000元以上;鑫安保險、東京海上日動火災保險(中國)有限公司的車均保費在3000元以上,另有13家險企的車均保費在2000元以上,29家險企的車均保費在1000元以上,華農保險、中煤保險、富德財險的車均保費則在900元以下。

            另一家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大幅上漲的險企相關負責人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公司在統計數據時納入了摩托車、拖拉機等機動車數據,一季度承保的摩托車數量較多,但二季度較少;此外,二季度承保的營業貨車和營業客車數量較多,這部分車輛的單均保費較高。承保車輛結構的變化較大,導致車均保費波動較大。該負責人還表示,由于監管機構沒有明確“車險保費”的范圍,各家險企的統計口徑可能略有差異。如果納入摩托車等單均保費較低的業務較多,整體車均保費也會受到影響。

            車險經營仍將承壓

            今年二季度車均保費環比上漲,車險的保費總收入也出現上漲,險企的車險業務經營情況也有所改善。但業內分析人士普遍認為,在車輛出行常態化以后,險企的車險業務仍將面臨較大的經營壓力。

            從全行業車險保費收入來看,今年上半年,險企共實現車險保費收入3976億元,同比增長6.2%。其中,一季度實現1965億元;二季度實現2011億元,環比增長2.3%。

            從車險業務經營情況來看,今年二季度,受疫情反復影響,全國車輛出行頻次明顯減少,相關險企的車險賠付率明顯下降。三星財險披露的信息顯示,公司今年二季度車險保費收入和賠付率均明顯低于預期。其二季度計劃實現車險保費6800萬元,但實際僅收獲6400萬元;其二季度預期賠付率為65.29%,實際賠付率僅為38.29%;綜合成本率為77.17%,低于預期的101.33%。受益于二季度車險綜合成本率較低,上半年公司車險實現承保利潤2200萬元。

            三星財險表示,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尤其是3月份至5月份,上海實行全域封閉式管理,與其合作的線下新車銷售門店全部關停,導致公司線下車險業務受到較大沖擊,二季度保費收入增速大幅下滑。下半年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國內新車銷量逐步回暖,新能源車銷量占比提升,加上公司數智化創新營銷方案的推動,預計公司的車險保費收入將有所好轉。

            利寶保險也提到,今年二季度,其車險業務綜合成本率顯著改善,船貨特險和健康險業務過去12個月自留保費下降,公司整體經營持續向好。

            華海財險則表示,受上半年疫情影響,公司車險業務的盈利和綜合成本率均持續走低,最近6個月的綜合成本率已低于95%。

            “雖然二季度車險賠付率較低,改善了經營業績,但今年全年的車險經營壓力仍然較大。車險保費雖然有所增長,但增幅不大。隨著疫情防控形勢逐漸好轉,預計三季度車險賠付率將環比走高。”一家財險公司的車險業務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對財險公司來說,車險是當前單一業務占比最高的險種,車險經營情況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險企整體經營結果,因此,提升車險經營品質是重頭工作。長安保險前述負責人表示,公司采取了多種舉措提升車險經營品質。一是提升定價的準確性和應用能力,堅持成本鎖定基礎上的費折聯動定價,確保車險保費充足度;二是加強業務結構管理,堅持效益導向,堅持小而美,不做大而全,資源向優質業務傾斜;三是加強保險科技應用,通過科技手段降賠已取得良好效益;四是堅持線上化、自動化和業務流程的優化,降低車險全流程的運營成本。

          責任編輯:封曉健

          在浴室里嗯啊好深哦

          <form id="pxpzl"><th id="pxpzl"><progress id="pxpzl"></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pxpzl"><form id="pxpzl"></form>

                  <form id="pxpzl"><span id="pxpzl"></span></form>